阅读新闻

获腾讯125亿美元投资快看漫画为何后发而先至?

[日期:2019-11-07]

  陈安妮在公开信中说:在未来,腾讯和快看会有更多IP和流量上的联动,推动公司“IP+社区”的战略更好地发展。

  如果时间回到2014年的那个年末,有人说:这个挤在五道口华清嘉园三居室艰难创业的12人团队,未来会成长为漫画领域中首屈一指的独角兽,大概像是一句痴人说梦。

  2015年正是腾讯动漫与有妖气为争夺中国第一漫画平台的宝座打得难解难分的一年,腾讯动漫成为腾讯互娱旗下独立的业务部门,在当年的互娱大会上,喊出了发展“二次元经济”的口号,投入2000万漫画资金和3000万动画资金,继续加大版权引进力度,《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蓄势待发。

  而有妖气握着业内顶级牌面:连载漫画数万部,拥有千万级注册用户,旗下作品《十万个冷笑话》登顶了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冠军,《雏蜂》的游戏和影视化也被提上日程,3部/年的动画番剧被持续输出,一个漫影游联动的雏形已经初具规模,2015年8月奥飞9亿元收购有妖气母公司北京四月星空。

  然而四年过去,漫画行业风云变幻:腾讯动漫自去年年末传出业务调整的动向,与腾讯旗下多个动漫部门并入了新业务群PCG;有妖气原始团队于2017年出走,2018年更是传出了奥飞寻求有妖气资产出售的消息;网易漫画的资产打包卖给了B站,成为B站旗下哔哩哔哩漫画的一部分;漫漫漫画被连尚文学收购以后,承担了WIFI万能钥匙的内容出口。

  2019年7月,快看漫画宣布用户突破2亿,月活超过4000万。8月27日,快看漫画宣布获得来自腾讯的1.25亿美元投资,并保持独立运营和发展。自此,漫画平台们经过多轮洗牌后,终于出现了“一超多强,各有所属”的格局。

  在大众记忆中,快看漫画有三个鲜明的记忆点:“条漫”、 “少女漫”和“低龄化用户”。

  这也的确是过去几年,快看漫画飞速发展的重要原因。如果将整个漫画产业放置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下,传统漫画杂志被线上漫画平台逐渐淘汰,渠道和形式的改变带来的是阅读习惯的改变诞生于纸媒的传统分页漫画在电脑端的观看勉强还能符合大开本翻页式的阅读习惯,当移动端成为主流阅读渠道,四格漫画和条漫的兴起几乎不可阻挡的。

  技术的更新换代必然改变一代人的成长,属于漫画行业的代际差异就此出现:在尚未接入4G,移动端尚未飞速发展前,已经养成了长篇日漫阅读习惯,陪伴《海贼王》《名侦探柯南》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对条漫的兴起似乎很难理解,甚至一度有“条漫”的碎片化、注重色彩的观感刺激而忽视故事、分镜和深度的创作、毁了中国漫画行业的担忧。

  而对更年轻的漫画用户而言,近千话、大部头的老IP几乎很难成为入坑首选,条漫显然成为更具吸引力的、更为触手可及的选择。尤其是快看在初期依托于微博平台,跟随作者真正转移至漫画领域中,反而对漫画行业是新生力量的注入。

  快看漫画不止一次强调过00后对其的意义:在快看平台如今的用户有超过50%是00后,90后一代催生了B站的快速成长,00后同样也到了进入市场时期,学生阶段尤其是大学阶段,历来是文化产业的争夺阵地。

  如果将日本宅文化对应来看,日本赖以成名动漫IP大多从《周刊少年JUMP》、《周刊少年MAGAZINE》及《周刊少年SUNDAY》三大刊延续而来,主打男性、热血,或是萌系元素的宅男市场;而女性市场主要由乙女向和腐女向组成。

  而在日系漫画进入中国时,男性向作品占据了相当一段时间的主流视野,但无论何时去观看相关分析报告,女性用户的数量是高于男性用户的。于是这就衍生出一个问题,需求被满足了吗?或者说当初看漫画的女性用户,和如今的快看用户的需求是相似的吗?

  答案不得而知,但至少我们可以从相似的行业中寻找到参照比如说网文。

  网文从大类上划分的“女频”,可以将内容划分成言情向或是耽美向作品,在言情向中又可以简单粗暴地简化成相对主流两个大类“霸道总裁爱上我”(在古代题材可换王爷、皇帝不等)和“少年少女的校园恋情”,前者大多可以从书名看出,后者在95后之中的代表既有《微微一笑很倾城》又有郭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

  2018年年末,快看漫画CEO陈安妮在行业峰会上发表了一篇总结在36氪发表,里面有一点关于“故事套路亘古不变,元素在变”的内容中写,“实际上,从古到今,我们看到的故事的内核没有多大改变。女生喜欢的就是爱情、勇气、成长、亲情,少年喜欢的就是热血、升级、勇气、成长。”

  “他们(95后)看故事看的核心大多逃不出青春、爱情、友情、梦想、成长这些元素。”渠道在改变,承载内容形式在改变,不变的是故事的内核,和读者对于情感的需求。

  2017年的时候,陈安妮在混沌大学做了一次演讲,将最初创业时的愿景用了一个段子式的方式讲了出来。

  如今,至少有两个目标已经完成,而下一个关于IP的目标。让漫画与网文又一次殊途同归了。

  稍显不同的是,由于起点文学等平台的推动,网文的付费阅读在早期就已经步入正轨,随后由于日益庞大的阅读群体、版权的规范和作者的收入神话,正向循环成了一个从读者付费到作者培育的庞大产业。

  而在漫画市场,资本的涌入取代C端付费的读者承担起了漫画作者培育的功能,从腾讯喊出“让漫画家脱贫致富”的口号,到一批收入过百万的漫画家出现,收入和梦想的刺激让更多的漫画爱好者进入漫画创作行业中。

  但在去年,包括腾讯动漫也好、快看也好,都开始在用户付费领域有了新的尝试。

  据今年杭漫期间,快看酒会上公布的消息显示,“快看漫画已经建立了一套包括抢先看、单点、会员、卡牌在内的付费模型,且成长为国内最大的漫画付费市场。据悉,快看漫画付费率已经超过阅文集团2018年水平,多部作品近12个月的流水超过1000万。”

  快看漫画付费的抢先模式主要聚焦在免费期间表现相当优秀的作品上,比如近期快看强推的作品《谷围南亭》这部作品也是快看在男性向作品中,扩展快看品类上进行的尝试。

  单点付费则更聚焦于韩国的大体量作品上,“卡片”模式则更像是一种“礼物交换”卡牌游戏的奖励方式,作者在作品外额外绘制卡片,让读者单独购买收藏。

  而在IP领域中,去年由快看IP改编的电影《快把我哥带走》获得了近4亿票房,也在相当程度上打破了行业中对于条漫碎片化的形式承载不起电影体量的怀疑,尽管《快把我带走》电影剧本在一定程度上有故事核心的转向。

  快看漫画的头部作品《怦然心动》也在去年宣布了动画化,从开发、制作到衍生的全产业链的把控,将于明年上线。而据快看相关人士透露的消息,这部作品的投入在2D作品中能够达到TOP级的水平,期望在制作投入和水平上能与《魔道祖师》齐平。

  近5年来,快看漫画官方签约超过 3000 部漫画,而在开放用户投稿后,投稿数量达上万部,其中有数百部通过审核得以上线。

  陈安妮在公开信中说:在未来,腾讯和快看会有更多IP和流量上的联动,推动公司“IP+社区”的战略更好地发展。

  “IP+社区”的另一轮“社区”主要来自于快看漫画单独开辟的“世界”板块,专门给漫画同好者们交流,日活也能到达两三百万。

  目前,快看的产研团队超过200余人,集中在数据和智能方面,技术和算法的运用在方方面面。

  比如,给创作进行指导。快看搭建了一个非常庞大的数据库和数据平台,用于研究用户行为,“他们什么时候会点击进这个漫画?什么时候退出这个漫画?他们在这个漫画里面的留存率是怎么样的?活跃度是怎么样的?他们隔多久来看一次这个漫画?他们在哪个章节离开了?”据陈安妮介绍,快看会研究每个章节的用户数据,点赞与评论数。

  根据这些数据,快看再与内容CP方进行联动,做了一个“由需求指向供应”的反策划与鲜漫文化联合打造《DOLO命运胶囊》上线仅一年多时间,番茄炒鸡蛋有什么营养?怎样炒?,关注超过800万人,评论超过220万,是百度贴吧公布的年度最受欢迎IP。在骨朵国漫的统计中,《DOLO命运胶囊》在2018全网上升最快漫画中高居第四名。

  再比如,研究全平台漫画作品的趋势,流行元素和题材,UGC 平台、文学网站、视频网站等等,根据潜在的用户需求进行题材策划。

  又或者,做长内容的个性化分发。长内容的个性化分发和短内容的个性化分发截然不同,短内容追求推给用户内容的点击转化率、消费时长,而长内容则追求是消费或是持续观看,这就意味着长内容要进行重复推荐,提升漫画作品的曝光机会和阅读量这更类似淘宝算法的逻辑,将商品反复出现在搜索页面或是相关页面,提高购买的欲望。

  目前快看漫画内部测试显示,目前在长内容算法分发上一些栏目点击率提升300%,人均漫画阅读量提高50100%,绝大多数来自 Top 100 之后的作品。

  在本轮投资时,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李朝晖曾表示:“腾讯对于动漫产业长线看好,多年来围绕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投资,包括众多平台方与漫画、动画工作室等。本次投资体现了这一战略的持续,也是重要布局之一。快看在漫画行业深耕,孵化出高质量的、多元化的、有长久生命力的漫画作品,培育出活跃的社区生态,是深受年轻人尤其是00后喜欢的内容社区。期待双方共赢合作,从而也给产业带来更多积极影响。”